blog

科学教育是更好的公共辩论的关键

<p>去年年底,媒体报道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民意调查的令人惊讶的结果</p><p>显然,澳大利亚人“对科学比对运动更感兴趣”!但真正有趣的消息是报告中其余部分的一个小小的澄清</p><p>尽管澳大利亚人对科学很感兴趣,但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对此并不了解</p><p>获得信息需要教育</p><p>类似的观点在2011年5月的英国调查中浮出水面</p><p>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科学“是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都应该感兴趣”,但只有一半以上的受访者承认他们对科学知之甚少</p><p>相比之下,2010年欧盟的一项调查还发现人们对科学比对运动更感兴趣;然而,一个很大的不同是,大多数受访者(31,000人中有61%)认为他们对科学了如指掌</p><p>显然,澳大利亚还有改进的空间</p><p>科学,政策和人民之间显然存在着薄弱的联系,但信息的黑洞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p><p>人类是一个聪明的物种,具有不可思议的学习能力(尽管我们有时选择不这样做)</p><p>但要学习,需要获得信息和教育</p><p>教育系统有能力解决这个黑洞,但往往不足</p><p>最近政府尝试新的国家科学课程受到了教育工作者的关注</p><p>一些团体,如昆士兰科学教师协会和澳大利亚科学院理事会认为它过分强调科学的教学方法和社会成果,而不是科学概念本身,甚至包含基本概念的明显错误</p><p>无论课程有什么缺点,科学仍然只是在澳大利亚学校的第10年才被强制执行</p><p>然而,为英语和数学提供生活基础同样重要</p><p>为什么我们不把这些科目作为义务教育的三位一体</p><p>我们还需要接受自然或环境是科学的一部分</p><p>它不是分开的,它不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伪科学</p><p>科学是自然,科学是自然</p><p>所有自然法则都与科学概念有关,所有科学分支都受自然法则的支配</p><p>如果科学被更广泛地理解,我们可能不会有这样一场“激烈”的气候变化辩论</p><p>物种或生态系统的保护可能不必“出售”给受贿的公众,生态学可能被视为真正的科学</p><p>科学是一切的基础</p><p>如果你学习美术,科学可以帮助解释颜色,油漆混合和一致性,织物重量和性能或工艺材料的兼容性</p><p>科学对于家庭经济学和体育课程来说是非常宝贵的 - 烹饪本身就是一门科学,营养学和人类生物学的知识对于食品,健身或娱乐事业来说是不可或缺的</p><p>科学是农业,木工或平面设计等手册科目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p><p>即使是基于社会学的课程也可以通过科学知识更深入地理解</p><p>人是动物物种;因此,了解我们如何作为一个物种和与地球相关的功能,对于理解心理学,犯罪行为,历史或人口统计学至关重要</p><p>也许如果更多的政治家理解基本的科学概念,他们就不会冒险让选民越过不合理的,不合理的环境或科学问题政策,他们也不会创造未能教育的教育课程</p><p>如果更多的记者了解基础科学,他们可能不会传播错误或错过这一观点的科学或环境“新闻”</p><p>如果公众对基本科学概念有更多的把握,那么在公共领域对气候变化,水资源,可再生能源或保护计划等关键环境问题的冲突和误解可能会减少</p><p>公众对科学的理解对于进步社会至关重要</p><p>如果我们认真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查看所有